我向来不惮以最阴暗的角度来看待韩国

2020-08-01 11:04:07

>最近韩国N号房事件令人愤慨,简单讲就是25岁的大学优等生“赵主彬”,在推特上用高薪当模特为诱饵,诱骗女性提供个人信息和私密照片

 

>当他获得这些私密照片后,就恐吓受害女性听话,不然就把照片寄给她朋友和家人,或者在网络上散播

 

>通过这种手法,赵主彬威逼至少74名女性拍摄性虐或性剥夺影片,其中16名是未成年人

 

>在成功逼迫这些女性后,赵主彬在网络上构建“加密直播间”,提供凌辱性虐等直播

 

>直播间等级分为三等,分别是25万韩元,70万韩元,以及最高的150万韩元(8600人民币)

 

>价格不同所对应的是对女性受凌辱和虐待的程度不同,让人愤怒的是,直播间的会员人数居然高达26万人

 

>嫌疑人,赵主彬

 

>更夸张的还有,对于一些资深会员和老会员,赵主彬除了问他们要钱外,更要求他们提供自己女友,妻子,或者是身边女性朋友的个人资料和私密照片

 

>如果不提供,就会暂停其高级会员资格

 

>而一旦这些人提供了他们朋友或女友的私密照片,那她们也会立刻被威逼和胁迫,成为性剥夺的潜在对象

 

>由于对韩国文化做过一点研究,可以说“我向来不惮以最阴暗的角度来看待韩国

 

>韩国这个国家是畸形的,韩国那些让人大呼“真敢拍”的电影背后,是一桩桩真实发生,并且不断发生的惊悚事件

 

>从大家都知道的“素媛”,到张紫妍,再到雪梨,直至今天的N号房间

 

>他整个社会都弥漫着一种明知问题严重,却永远无法反抗的悲歌

 

>我一个朋友把它形容为“癌巢”,我觉得很恰当,所有人都知道“癌巢”在哪,但所有人都无能为力,任何的治疗手法都无法杀死癌巢,即便经历了民主革命,政党轮替,但其根基由在,用不了多久必然死灰复燃

 

>而看过我之前多篇详细讲述韩国文章的朋友,一定知道,韩国的“癌巢”,就是他们的保守派势力

 

>保守派掌控着韩国,且我认为,韩国保守派的运转方式100多年来从没变过

 

>1910年日军包围汉城皇宫,强迫朝鲜皇帝李坧认可《日韩合并条约》,自此以后朝鲜被日本吞并,沦为日本殖民地

 

>日本殖民朝鲜以后,为了便于统治朝鲜,开始大力扶持以“朝奸”为主的保守派

 

>1945年,日本战败,美军驻扎朝鲜,抗美援朝战争后朝韩分裂,美军继续扶持韩国保守派

 

>这一百多年来,当年帮助日本人殖民韩国的保守势力,现在帮助美国人殖民韩国

 

>韩奸,还是那批韩奸,从来没受到批判和审判

 

>保守派们当年什么都以日本利益为优先考虑,今天什么都以美国利益为优先考虑,从来不敢让老大哥生一点气

 

>我随便给大家举几个例子大家就能大致了解了韩国历史上那些大富大贵的“韩奸们”

 

>1942年,在日军军官学校的毕业典礼上,一名25岁朝鲜“优秀毕业生”代表挺直了腰板上台

 

>这人名叫“高木正雄”,在他面对台下几百位同学的演讲中,慷慨激昂的说:

 

>吾辈在实现大东亚共荣的圣战中,愿像樱花一样光荣的牺牲,灿烂的死去

 

>这个慷慨激昂的,愿意为大日本帝国牺牲的25岁青年,叫高木正雄

 

>噢对了,他还有一个朝鲜名字,叫朴正熙,韩国独裁总统,同时也是朴槿惠她爹

 

>重光武雄

 

>1943年,一个名叫重光武雄的韩裔日本人在日本边送牛奶打工,边就读于早稻田大学化工专业

 

>重光武雄工作积极,学习刻苦,深信大东亚共荣终有一天能实现,他在早稻田大学主修化工,也是为了将来建设伟大的日本帝国

 

>不过他失望了,1945年日本投降了

 

>当日本战败后重光武雄才真正运用起自己的专业,干起了口香糖和香皂的生意

 

>1948年,武雄在日本创办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取名“乐天”

 

>重光武雄(右)与岸信介合作(中)

 

>岸信介是安倍晋三的外公

 

>而武雄,也找回了他原来的朝鲜名字,辛格浩

 

>几年前自杀身亡的韩国女明星张紫妍,被曝陪睡乐天集团两父子,即辛格浩与其子辛东彬

 

>1930年,李秉喆就读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经济系,但因为脚气病无法继续学业,只好无奈回家养病

 

>在家里他干起了农活,但一个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怎么可能甘心务农

 

>1938年他创办公司,先后对长春,沈阳等地进行考察,这些地方当年是伪满洲国控制

 

>敏锐的李秉喆发现大宗贸易全都在日本人手里掌控,于是李秉喆利用自己留学日本的关系,以及一些日本朋友的帮忙,开始干起出口贸易了

 

>他将朝鲜的水果和海产品,以及冷面等全都卖到了伪满洲国

 

>出口贸易生意火爆,他的公司也因此赚到了第一桶金

 

>而这家靠着“日本关系”起家的公司,叫做“三星”

 

>在朝鲜语中,“三”代表着强大,“星”代表着深远和永放光芒

 

>可以说韩国的整个政界和商界,一百年来就充斥着“韩奸势力”,韩奸们依靠为主子服务而不断壮大,却从未受到审判,韩奸们的子子孙孙至今依旧大富大贵,继续掌控着韩国的上上下下

 

>而我们也必须客观的讲,为日本人服务的叫韩奸,为美国人服务的那也是韩奸,韩国就从未走出过一条独立自主的政治路线

 

>这批保守派既得利益者,正是韩国的“癌巢”,他们从上到下把控韩国,形成了一个牢固的,难以打破的既得利益者联盟

 

>我们要讲清楚这个联盟,那可能够一本长篇小说了,所以我想用最简单的话,来帮大家了解这里面的东西

 

>今天韩国的既得利益者联盟,主要是三块

 

>1,政客

 

>2,财阀

 

>3,媒体

 

>这三块组成了一个坚定的铁三角闭环,你想要打破这个闭环靠韩国人自己是不可能了

 

>这个闭环铁三角起源于“朴正熙”时期,也就是1961年,当时的韩国经济远不如朝鲜

 

>韩国陷入低投资——低生产——低收入的恶性循环之中

 

>为了发展经济,朴正熙同志,也就是“高木正雄”,制定了全力扶持出口,大赚外汇的经济方针

 

>随后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奶水政策”,由于“奶水”有限,就选定了几家特定大企业来“喂奶”

 

>这里的“喂奶”指的当然是政府补贴和低息贷款

 

>当年朴正熙亲自设立“经济秘书处”,这个秘书处的唯一作用就是,集中和分配全国的金融资源

 

>他将当时多家韩国的商业银行进行了国有化,随后成立了一批专门用来给大企业“喂奶”的银行

 

>比如著名的韩国发展银行,韩国外汇银行

 

>这些银行的唯一任务,就是服务于大企业,给大企业喂奶

 

>有了母亲富含营养的奶水,大企业迅速发展壮大,推动石油,钢铁,汽车,造船,电子等行业快速发展

 

>1962-1979年间,韩国的GDP年均涨幅是9.2%

 

>17年里,GDP年均涨幅9.2%,这是个多么恐怖的数字

 

>但恐怖是建立在经济结构畸形上的

 

>政府对于大企业的过度喂奶,为今天韩国财阀全面掌控韩国经济,全面包揽韩国人民从出生到坟墓的一切,埋下伏笔

 

>而进入所谓“民主时期”后,韩国政府和财阀的关系,就从“上下级”,变成了相互利用的平等关系了,等于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了

 

>韩国财阀仰赖政府奶水壮大,财阀也对政客给予优渥回报

 

>这个回报包括好看的经济数字,以及对政客的政治献金

 

>几乎所有韩国人都知道,财阀就是政客的大型提款机,缺钱了都不用你开口去要,财阀就会主动送上门

 

>现在韩国的运转模式就是,每位总统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各大财阀到青瓦台来吃饭

 

>在饭桌上新总统要求各位财阀继续为韩国经济做贡献,财阀们也异口同声的许诺总统:

 

>我们一定会增加国内投资,增加国内工作岗位,提升就业率

 

>为什么每个新上任的韩国总统都必走这条路呢?无论是保守派的李明博,朴槿惠,还是进步派的卢武铉,文在寅,全都一样

 

>其实如果再深挖的话,还是韩国官僚体系从上到下的保守基因在作祟

 

>即便你选上来的是一个进步派总统,可你的官僚系统是保守的

 

>尤其是总统负责经济的经济官僚,这群经济官僚的认知就是韩国必须依靠财阀

 

>在经济官僚眼里,韩国就是由政府和财阀相互捆绑才能继续前进的体制

 

>这个体制瓦解了,那韩国作为一个“世界伟大国家”的地位也就瓦解了

 

>而且经济官僚也要“经济成绩”,总统最重要的经济官僚们,他们的目的不是将国家打造成一个更公平更透明的社会,他们的唯一目的是经济成长

 

>所以他们总会给总统以最快经济成长的提案,也就是和财阀捆绑

 

>另外这里面还有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执政成绩

 

>韩国总统只干五年,且不能连任,试想如果你是总统,在五年内要维持经济成长,让经济数字表现亮眼,那你会怎么做?

 

>毫无疑问,继续和财阀合作,是唯一选择

 

>你说你不给财阀喂奶了,你要给韩国中小企业喂奶,你不要巨无霸,你要百花齐放,让中小企业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力

 

>那可能吗?

 

>中小企业的成长至少需要3-5年吧,而且还必须排除财阀不打压中小企业

 

>那还没等中小企业成长起来,你这总统早就被社会舆论压垮了

 

>扶持中小企业的一个必然是,经济数据会在短时间内比较难看

 

>而你的经济一难看,韩国媒体就会铺天盖地的攻击你总统无能,攻击你错误的经济政策让韩国陷入衰退,你这无能总统快滚吧,快下台吧

 

>你说你死咬着就是不下台,那通过国会选举,你的党会大败,反对党会在国会开启弹劾,一样可以弹劾你下台

 

>你说你要和人民“讲道理”,要让人民了解,我现在在做的是“百年大事”,是为了韩国未来考虑的大计,我们承受短期的经济阵痛,迎接一个没有财阀的未来

 

>但对不起,有多少人民会信你这一套呢?理性的永远是少数,媒体的铺天盖地攻击,会把你骂死才是真理

 

>你不可能坚持下去

 

>而韩国人民自以为生活在民主社会,什么都能说,什么都敢说,但实际上韩国政府从来没放过媒体

 

>韩国独裁时期,政府用暴力干预方式直接控制媒体,人民从来听不到想听的声音

 

>民主化后,与政府相勾结的财阀改用广告和置入性公关方式,操控媒体继续成为其喉舌,打压改革派,进行偏颇的洗脑宣传,继续维护既得利益者权力

 

>韩国三大亲政府媒体,朝鲜日报,中央日报,东亚日报,无论在独裁时期还是“民主化后”都是最强媒介

 

>而且和财阀一样,民主化后,他们的地位变了

 

>民主化以前,政府和财阀是上下级关系,民主化后成了平级

 

>媒体其实也一样,过去只听政府话的媒体,在民主化后,也和政府“平级”了

 

>民主化,使得媒体从传播讯息者,摇身一变成了一项巨大的权力拥有者,在韩国称之为“媒体传播权”

 

>各位可别小看这个“媒体传播权”,这可是一项足以影响政权的巨大权力

 

>当媒体拥有“媒体传播权”后,它就有了和财阀、政权,相互比肩的,能够形成一个闭环铁三角的实力

 

>政权来自于选票,选票来自于“舆论”,舆论来自于拥有“媒体传播权”的信息传播者

 

>而这些“传播者”,有的来自于独裁时期,有的来自于新媒体时期

 

>独裁时期的媒体,本就是保守派掌控

 

>而民主化后出现的“新媒体”,则受制于财阀的巨大广告收入

 

>没有财阀的广告,新媒体无法存活,而财阀与保守派势力捆绑,所以在韩国你会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我们把它称之为“间接关说”

 

>那什么是“间接关说”呢?我打个比方

 

>当某家新媒体,要报道政客X的滥用职权行为时,负责报道的新媒体部门经理,会突然接到三星朋友打来的电话

 

>“三星朋友”会拜托经理,别报道X的新闻

 

>此时经理就会刻意压下这桩新闻,让报道此事的记者别再深挖下去了

 

>那如果经理不买三星朋友的账,一定要报道政客X的丑闻呢?

 

>那下一季度三星投放在新媒体上的广告费可能会直接减半,这对于新媒体是一个经济巨大损失

 

>所以除非某件事非常非常大,大的压不住了,你比如之前的朴槿惠事件,朴槿惠是当时保守派的头头,就是因为她这事情太大,实在压不住了,最后才整个爆出来

 

>而只要这事不是非常严重,韩国这种“间接关说”的情况实在太正常了,财阀帮政客来向媒体说情

 

>那反过来这个被说情的政客X,以后必定会报答财阀啊

 

>只要在韩国当记者,不管你是跑政治圈,还是经济圈,又或是其他圈的,都会碰到这种情况

 

>自己辛辛苦苦追踪跑出来的报道,本以为可以搞个大新闻,却忽然被一通“关说”,所有新闻软文营销平台压下不发,弄得身心俱疲,非常愤怒

 

>最后,我想再讲一点的就是

 

>大家可能不信,韩国其实是一个“科举国家”

 

>大家觉得什么是“科举国家”,科举国家就是一考定终生吗?

 

>按这样讲,中国也是“科举国家”咯?

 

>但我不认为中国是“科举国家”,因为科举国家有一个最明显的特点,中国并没有

 

>科举的核心,不在于考试,而在于压制其他可能性

 

>所谓的“科举国家”其核心也不在于“一考定终生”,而在于“压制人民所有的可能性”

 

>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整个社会所有的阶层上升通道,全在于这“一考”上

 

>中国,显然不是这样的国家

 

>虽然我们的高考也很重要,但也没有重要到高考阻断了人生所有上升通道的地步

 

>就算你高考失败,你也有各种各样的方法去实现人生价值

 

>但是在韩国,唯一被视为成功者的标签,就是在财阀集团工作,这一点我相信你只要问问你的韩国朋友,就不会有人否认

 

>这是一个韩国保守派为了长期执政,所刻意打造出的高压社会

 

>在这个社会里只有一种成功,那就是与财阀捆绑,不管你是在财阀公司工作,还是作为财阀喉舌的媒体,亦或是和财阀有联系的政府职员

 

>只要能和财阀捆绑上关系,那就是一个社会成功者

 

>基于这唯一的成功法则,几乎所有韩国家长和孩子都投入全部精力,只为培养一个能和财阀捆绑上的成功孩子

 

>这也是为什么,你看到韩国的补习班是全世界密度最高的

 

>这种对于成功的“单一定验”非常可怕,就如同韩国人那么执迷于整容,也正是他们对于美的“单一定验”

 

>这个国家,容不下其他的成功,也容不下不一样的美

 

>而当全韩国的孩子都只将精力放在与财阀捆绑这一唯一目标上时,试问,有谁还会想去推翻它呢?

 

>有谁还能去推翻它呢?

 

>韩国社会所有的精英都是通过这条路走上来的,走上来的人都成为既得利益者一份子

 

>我经过十几年的刻苦学习,好不容易进了财阀,难道进入它,是为了推翻它吗?

 

>当然不可能

 

>你见过有谁自己砍自己的吗?

 

>韩国通过这种高压的社会氛围,以及对于成功的“单一定验”,剥夺了孩子和年轻人的所有精力,让孩子和年轻人,逐渐失去反抗

 

>你见过哪个苦读十年的秀才,是为了推翻皇帝的吗?

 

>韩国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这种跌穿人底线的恶心事件,归根结底是它这一“财阀,政客,媒体”的铁三角利益闭环,所刻意打造出的一个“高压科举式社会”

 

>韩国那么多“邪教怪教”频出,背后的原因也是社会压力太大,个人祈求从宗教上寻得释放

 

>而那些连宗教都无法释放的压力,就促成了韩国这些年来,常年是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

 

>关于韩国的N号房事件,正是这种畸形三角下的产物

 

>微信搜索,微观系列,回复关键词“国际”,世界风云,谁主沉浮

 

Copyright © 2020 6180.cn 使用牛蚁前必读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4139号 粤ICP备18081859号 法律声明及隐私权政策

09:00-18:00

400-111-6180

微信扫描关注